pic1
pic2

展示专业 塑造品牌

为企业度身定制品牌体系宣传视频

新闻动态

News

为什么总是黑色犯罪片?

发布时间:2019-06-24  阅读量:209


黑色犯罪片贴近现实的同时,由青年导演执导并且不断挺进国际电影节,背后的产业突破显然值得更高的关注。


文/庞宏波


 

上海福地。

 

在2015年6月21日,曹保平凭借《烈日灼心》拿下了最佳导演奖的同时一举捧出了“三影帝”。时隔四年,2019年的6月21日,曹保平作为监制带来了同样是黑色犯罪片的《铤而走险》,同样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。

 

其实回看这四年,黑色犯罪片显然成为了“作者型”商业电影的最佳类型选择。黑色犯罪片更像是一个“底座”,依托于这个基础类型,在其中夹杂了动作、警匪、悬疑、喜剧、爱情等诸多类型,也诞生了《追凶者也》、《暴雪将至》、《解救吾先生》等诸多优质的国产片。

 

而在国际舞台上,显然黑色犯罪片成为了走出国门的“典型代表”。无论是“大器晚红”的廖凡还是段奕宏,都先后在国际电影节上拿下最佳男主角的奖项。而在前不久的戛纳国际电影节上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入围了主竞赛单元,也获得了极高的评价。

 

福茂在评价中国电影的国际影响力时,表示前几年华语电影大多扎身于商业电影当中,这两年才慢慢寻求商业和艺术之间平衡的类型片。那么,在诸多类型片当中,为什么总是黑色犯罪片?

 

1

为什么是曹保平?


作者类型。



曹保平在中国电影市场最“浮躁”的高速增长期,用黑色犯罪片成功为自己争取了一席之地。后来,市场把曹保平成为“中国黑色犯罪类型电影的领军人物。”这其实不仅仅是因为《烈日灼心》后曹保平还带来了《追凶者也》,证明自己不是昙花一现,而是在类型和产业两个方面对黑色犯罪片进行了“丰富处理”

 

《追凶者也》和《烈日灼心》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感觉,整个黑色犯罪片并没有因为同质化的创作倾向进入到疲劳期,而是通过不同地域,利用环境和人性的元素来表达社会现实的荒诞和无奈。

 

而在产业上,除了自身执导外,曹保平还帮助了不少同类型影片。在《暴雪将至》当中,曹保平担任出品人,这部电影在市场取得了不错的口碑评价。而2017年,曹保平担任了FIRST影展创投会评审,随后《铤而走险》在2018年开拍,曹保平担任了这部电影的监制。

 

从风格上来看,《铤而走险》的确“很曹保平”。善恶同体附着于人物、多支线叙事、利用环境辅助以及整体“黑暗风”的视觉体验



作为黑色犯罪片国内认可度最高的导演之一,曹保平的确已经证明了自己。这两年,越来越多的成熟导演开始“反哺”青年导演,徐峥、宁浩、陈思诚等人都在自己擅长的类型领域里不断挖掘市场新人。

 

相比较喜剧、动作等“强市场”类型片,黑色犯罪片在前几年的市场前景并不乐观。此前,曹保平表示犯罪题材天生能够满足普通受众的猎奇和窥私欲,是这个类型故事社会心理学上的受众基础。

 

但这两年大量犯罪题材作品在市场突围,本质上是这一类型受众基础的最好回答。再加上曹保平此前通过多部黑色犯罪片在市场得到检验,多少给电影本身吃下了“定心丸”。

 

2

为什么是大鹏和欧豪?


演员。



凭借着《白日焰火》拿下柏林国际电影节影帝的廖凡、凭借《暴雪将至》拿下东京国际电影节影帝但段奕宏、再到《烈日灼心》的“三影帝”和《追凶者也》里的张译、刘烨。

 

黑色犯罪片显然成为了优质演员的“孵化器”,也打破了很多外界对于演员的质疑。这其实和类型本身有着极大的关系。黑色犯罪片本身角色人物的复杂程度要超越其他类型,这需要演员最大程度的释放能量。

 

在《铤而走险》中,欧豪和大鹏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。前者被看作是“小鲜肉”,后者虽然已经担任了两部电影的导演,但大多数作品依然是喜剧。

 

然而从目前电影的口碑反馈来看,欧豪和大鹏的表演是全片最为惊喜的部分。欧豪首度饰演反派冷面杀手,在飙车和动作戏上的表现还是让影迷感到十分满意。而大鹏首次尝试非喜剧角色,在底层小人物对于善恶的纠结上,多少也让人感到眼前一亮。



黑色犯罪片对于演员的“类型限制”比较低,与此同时又能充分发挥演员本身的层次感。这两年,市场对于演员的包容度大大增强,另一方面通过不同类型、不同风格的“反差塑造”,演员本身的踏实程度也回馈了市场的期待

 

其实除了大鹏和欧豪,“触电”的沙宝亮也饰演了一位绑匪。角色本身的“强硬”和颠覆传统形象的沙宝亮,对于观众本身的冲击力也很强。寻求颠覆,在这两年被反复提及,对于演员来说“尝鲜”不同角色是丰富自身的一个机会,而对于观众来说,颠覆本身也能过引起观影兴趣。

 

3

为什么是甘剑宇?


FIRST系。



首次执导电影处女长片的甘剑宇同样出自“FIRST制造”。2015年,带着《心迷宫》进入市场的忻钰坤成为了一个标志,此后执导《我不是药神》的文牧野算是FIRST青年导演成为“市场宠儿”的一个高潮。

 

FIRST青年影展这几年对于电影市场的输血,越来越让市场开始重视阶梯人才的培养。而这批新鲜血液的加入,也让市场逐渐形成了新人才、新类型、新题材的市场特征

 

不过据曹保平介绍,此前甘剑宇入围第十届香港亚洲电影节的学生作品《小学鸡大电影》就让其看到了甘剑宇身上更多的可能性。后来在FIRST创投会带来的《铤而走险》又比较完整,这也促成了甘剑宇和曹保平的合作。


 

有趣的是,第六代导演之后中国电影市场一直以来就不用代际划分。而这两年,毕赣、张大磊、忻钰坤、董越也都得到了进入主流市场的机会,而这批导演某种程度上也撑起了华语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亮相的大旗。

 

和早一批的青年导演不同,这批青年导演大多对类型片有着更为执着的追求。从一开始的电影教育上就注定了未来作品的商业可能性,例如文牧野在得到长片拍摄机会前对韩国类型片进行了大量研究,这才有了《我不是药神》。而甘剑宇此前对于香港类型片也极为喜爱,在《铤而走险》当中,多少可以看到甘剑宇本身的成熟度。




某种程度上,成长背景的不同让青年导演不再需要通过文艺片“曲线救国”。而忻钰坤、董越、甘剑宇选择黑色犯罪片,除了类型片的学习经历,还有黑色犯罪片本身的类型优势。

 

相比重工业特效电影和爱情、喜剧等强市场类型,黑色犯罪片本身的制作成本较低,对于青年导演学习经验和摸索规律提供了“容错空间”

 

而且黑色犯罪片最大程度上承载了导演对于商业性和艺术性的平衡,犯罪片最高的衡量标准是“人性大于社会性”,在人性、社会现实、类型表达诸多层面上给青年导演提供了最大的机会。

 

与此同时,如今市场口碑对于观影的驱动力增强,这也给了青年导演迅速突围的机会。

 

这两年,大批黑色犯罪片的涌现,其背后的产业根源其实需要被更多大众所看到。为什么总是黑色犯罪片?背后其实是人才“反哺”、演员求新和市场包容度增加共同左右的结果。


欢迎关注博为微信公众号客户服务电话0512-67634627
关于博为
公司简介
核心团队
新闻动态
行业资讯
公司新闻
案例展示
巴黎人线上平台
专题纪录片
巴黎人棋牌代理
微电影
联系我们
联系方式
巴黎人游戏棋牌
博为客户
百度搜索
腾讯科技
叁点零网络
苏州云站
优酷
中国铁建
农行
2014-2018 壹抹文化传媒(上海)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沪ICP备17031609号-1  技术支持:苏州网站制作